网上报名官方网站 成绩查询唯一渠道


昔日高考状元今成“挂科达人”

  魏凯(化名)是华南理工大学在校学生,当年高考,以高出录取线近40分的成绩被华工录取。但是,从小到大都是家中骄傲的他,上大学后反而成了“挂科帮”的一员,甚至面临拿不到毕业证的危险。

  新学期开始,广东各高校又有一批同学忙于重修、补考,在他们之中,不乏高中时代学习的佼佼者。记者调查了解到,广东有民校每年有15%学生挂科,即使在重点本科,也出现一学院每年有数人因频繁挂科无法毕业的情况,如高等数学等难度较大的理科科目,更出现一班挂科率高达1/5的囧况。甚至有昔日地方高考状元也在上大学后因沉迷网络,沦为“挂科达人”。

  高校教师和专家认为,这一现象无疑暴露了应试教育的缺陷,同时建议大学生也要加强自制力和职业规划。

  昔日高材生今频挂科

  魏凯自小就是家人的骄傲,至今他的宣传照片还贴在高中母校的光荣栏里激励师弟师妹们努力学习。然而谁曾想进入大学后,他却挂科不断,在大三学期未的成绩单上,就读计算机软件相关专业的他竟然有两门开了红灯!根据华工的最新规定,如果补考不过关,他将拿不到毕业证。但说到挂科,魏凯并不觉得丢人,他说,班上很多同学都觉得数学很难学,有一半以上的同学都挂了科,只是挂科的科目不一样罢了。

  同样,在同学眼中,“他是一个不错的同学,非常活跃,超级喜欢音乐,是华工十大歌手之一,还是学校吉他协会比赛的冠军。”魏凯一位大学同学如是说,“雅思考试,很多人能得到6分已经很困难,他却拿到了7分的高分。

  在一番聊天后,记者终于了解到魏凯挂科的内幕—— “我觉得学习数学没有用!这让我无法提起学习的兴趣!”魏凯如是说。原来,自进入大学后,魏凯时常与他事业有成、同样毕业于软件专业的表舅交流学习心得。表舅曾告诉他:“学数学是没用的,又辛苦,又没用,毕业后,开发软件根本用不上!”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魏凯将精力大多放在了对实用性科目的学习上,特别是英语。久而久之,他的数学成绩一落千丈。上学期期末,他的工程数学、线性代数两个科目开了红灯。

  幸好,在最终的学年补考中,魏凯通过了。如今,魏凯已经进入一家大型公司实习,明年即将毕业。但他至今仍困惑,在专业上不是很有用的课程,为什么学校不能开设为选修课呢?

  有高校挂科率达15%

  多科目挂科会怎样?拿不到毕业证!即便如此,很多大学辅导员在谈到关于大学生挂科的现象时,也都表示“见怪不怪”了。广东某重点本科食品学院辅导员李老师告诉记者,她做辅导员已超5年,每年都有3~5个学生因为挂科而拿不到毕业证。而南洋理工职业学院财经系一名辅导员透露,“除了学期前的一次补考机会,临毕业前的补考的学生都还有十几个。”华南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辅导员鲍老师介绍,比如一个30多人的班级,每学期至少都有1~3名学生会挂科。

  还有一些广东民办高校教师告诉记者,每年都有15%的学生挂科,其中因为“无法适应大学学习方式”的约占5%,而超过10%的学生是因为逃课较多放松学习而挂科的。

  “挂科帮”类型逐个数

  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实际上,此类高中时代成绩优秀,上大学却挂科不断的“挂科帮”并不在少数,他们可以细分为几种类型。

  类型1 失去目标

  一种挂科的原因是学生上大学后,学习氛围由紧变松,一时失去目标,放纵自己所致。

  来自暨南大学新闻系的小欧(化名)高中时在当地名校的重点班就读,一直拼命学习,高考时的文科综合成绩曾是阳春市第一名。然而,他在考上了心仪的大学之后就开始放纵,常逃课窝在宿舍里打网游,就算是在考试复习周,他还是会继续疯狂地玩游戏,导致了成绩一学期比一学期差,成绩经常在及格线上徘徊,有时候甚至会挂科。

  类型2 专业非所爱

  第二种就是所学非所爱的类型。就读于深圳大学金融专业的小丹(化名)也频频遭遇“挂科”。小丹告诉记者,虽然她所学的专业是深大比较热门的高分专业,但并不是自己所爱,且在高中时自己是文科生,对数理科目没有天分,而金融专业的高等数学课程比较多,高数课程挂科较多就会受到黄牌警告,如果收到太多黄牌就会被劝退,而她的高等数学科目已经受到过黄牌警告。小丹说,自己已上大三了,一直被迫学习不喜欢的热门专业,又因为学习不好从而导致考试不理想,使得信心大受打击,学习成绩就更差,由此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专家:应试教育是罪魁祸首

  记者就此现象采访了一些相关专家,有专家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应试教育的缺陷,大学生们也缺少长远规划,要改变这种状况关键在于教育制度的改革。

  青少年心理学专家、南方心理研究所副所长何维认为,造成学生入大学前后成绩突变,首先是因为环境的变化。高中的严格要求到大学变宽松,会导致学生学习松懈,成绩下降。第二是因为大学并不是完全靠成绩来衡量学生。有的学生会钻空子,从其他方面来弥补,也没有把成绩看得那么重,心理上就会放松,挂科不足为奇。何维建议新生们不要把进入大学当成是一劳永逸的事,大学应该是一个持续、提升学习的过程,应当更加努力,端正自己的思想和态度。

  著名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从更深层的原因分析,这是整个高考制度、教育制度的问题。”高中的应试教育过分强调高考的重要性,以进大学为目标,导致学生进入大学后便放松了。同时,大学的管理也是很大的一个因素,“国外的教育很多是‘宽入严出’”,熊丙奇说,在美国等地的大学,老师在平时要求都非常严格,学生的成绩取决于平时的作业、论文,而不仅仅靠期中、期末考来决定;而国内大学老师的要求相对宽松,加上有些课程没有吸引力,导致学生不努力,不积极参与。熊丙奇主张,改变这种情况关键在于教育制度的改革。他认为,大学的管理制度应该更注重培养学生的兴趣、能力,并考核教师对学生的要求是否严格,而这也取决于学校对教师的评教制度。

来源:信息时报
责任编辑:liunaqin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1页 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