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报名官方网站 成绩查询唯一渠道


新生家长睡寝室地板给孩子洗衣服搞卫生

  “洗衣服什么的,我一点也不会。”小张说,父亲的举动在他看来并无不可。自己上学以来从没住过校,从小家人就告诉他,一定要把学习成绩搞好,其他的事从来没做过。“我爸说,还呆上一个星期就回去了,到时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张放下手中的筷子,表情有些不安。

  大学开学了。在位于长沙市星沙的长沙师范学校,一位大一新生的家长睡在儿子床前的地板上,一住就是一星期,每天给孩子洗衣服、搞卫生,忙得不可开交。寝室其他同学觉得“怪怪的”。

  新生家长打地铺住寝室

  9月10日,记者来到长沙师范学校,给记者爆料的邓同学说,他们寝室位于教学楼的北边,共7层,事发寝室位于3楼的最里面一间,共有4个床铺。

  “就是这个床铺”,邓同学指着自己对面的床铺说,对面同学叫小张,江西人,在寝室里打地铺的就是送他来报到的爸爸,因为学校床铺比较小,睡不下两个人,所以张爸爸就打了个地铺。

  中午12点,小张和爸爸回到寝室,手上还提着盒饭。当记者表明来意后,张爸爸叹了一口气。“我本来是要住旅馆的,可是附近的旅馆都满了。”张爸爸说,儿子第一次离家出远门,实在放心不下,“等儿子适应了学校生活后我再回去。”

  每天给孩子洗衣搞卫生

  张爸爸打开饭盒,将一次性筷子掰开,递给了小张,一边吃一边与我们聊了起来。

  张爸爸说,这7天,他也体验了儿子的在校生活,因为正是军训时间,儿子每天早上6点半就要起床,然后是赶到操场集合,“吃完午饭后可以稍稍休息一下,下午还要继续军训。”晚上,有时候要集合,举办拉歌比赛啊什么的。

  在张爸爸看来,儿子每天这样的确挺累的,自己睡在寝室,每天正好给儿子洗衣服搞卫生。说完,张爸爸用筷子夹了一片香干,放到小张的饭盒里。

  “洗衣服什么的,我一点也不会。”小张说,父亲的举动在他看来并无不可。自己上学以来从没住过校,从小家人就告诉他,一定要把学习成绩搞好,其他的事从来没做过。“我爸说,还呆上一个星期就回去了,到时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张放下手中的筷子,表情有些不安。

  高校附近旅馆挤满家长

  跟张爸爸一样,来陪伴新生入学的家长比比皆是,正因为如此,很多高校附近的旅馆和酒店都爆满。在河西大学城,记者沿着天马学生公寓走了几条街,很多旅馆都挂着客满的牌子。“最近经常客满,送学生的家长太多了。”旅馆服务员说。

  湖南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范小玲表示,现在的独生子女家庭居多,孩子的教育问题十分突出。“我们不鼓励‘狼爸’式的教育方式,但家长在寝室打地铺给儿子洗衣服搞卫生的行为一样让人痛心。”

  她认为,父母对孩子的爱毋庸置疑,但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样的爱才是真正的爱。为了孩子,大人苦点累点没啥,但要以保证孩子健康成长为前提。担心孩子干不了这干不了那,一切皆有大人包办,长此以往,孩子永远都长不大。

  学会放手,学会长大

  又一批“90后”走进了大学校园,逐渐成年的他们告别了“非主流”,却在这里遇上了新的成长危机:不会长大。

  枝江市仙女镇一男生考上了湖北科技学院,母亲为他买了30双袜子,再去学校时专门帮他洗袜子。

  一名石家庄女生考到了山东大学威海分校,担心女儿吃食堂不习惯,母亲跑遍了学校的4家食堂为女儿试吃,直到女儿满意才离开。

  类似情况还有很多。面对质疑,许多人不以为然:父母是自愿的,接受他们的爱才能让他们安心。更何况,我们根本不会做。

  可是,父母能陪我们多久呢?

  我想说的是,如果父母不能勇敢放手,又或者,孩子们习惯依赖,有些事只怕永远都不会。此刻包办一切的“关爱”,有朝一日会变为成长的绊脚石。

来源:华声在线
责任编辑:liunaqin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1页 第1页